医院概况 医院新闻 精品工程 阳光治校 就医信息 护理天地
科室之窗 西京文化 人才招聘 后勤保障 办公信息 图书情报
  内容
 
牵挂那个叫艳的女孩
作者:李晓宁  来源:护理部  发布时间:2013/4/22 10:08:43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零七年的冬天,病房收治了一个叫艳的女孩,这是多么美丽的名字啊!可她入院时病情已很重,严重营养不良,又瘦又小,虽已经18岁,但看起来像个十一、二岁的小孩。病情严重不得不做了气管切开手术。本应该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如同小猴子似的躺在那里,由于痰多,连呼吸都成问题,更要命的是这时传来家属准备带艳回家去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样的状况如果回家,艳还有啥希望啊!这时我第一次注意到艳的父亲,这是一个朴实的农村汉子,让我不安的是他那双眼睛,左眼球上蒙了一层混浊的白色,他是个残疾人。见到我,他局促不安地搓着手,“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我手头上的钱都花完了,再不回家恐怕孩子活着回不去了……”
    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说中我才知道,他们来自甘肃天水贫穷的山区,日子本身就捉襟见肘,女儿在打工,小儿子在上学,这次女儿的病已经在当地医院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病情却日益加重,不得已只好回家。看着他局促紧张的样子,还有灰塌塌的外套,凌乱的头发,我心头掠过一丝酸楚,这么个弱小的穷父亲就是目前孩子最大的庇护神啊!也许是因为他眼神里的信任、善良,也许是因为自己对父亲这个神圣称呼的敬畏,也许是因为对自己父亲的怀念,我觉得自己必须帮帮他。
    在了解到孩子的病情目前只能维持,别无他法时,这个沉默的父亲决定在2007年的最后一天把孩子接回当地医院。医生护士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了,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生命逝去你却毫无办法。我将艳的事情汇报给科室领导,争取减免了一部分费用,艳的父亲,临走时千恩万谢。由于走的匆忙,艳的父亲把结帐复印病历等事情拜托给了我,我知道他给孩子办了农村合作医疗,这些手续让他回去能报销一些,那么孩子的生命就能多延续几天。我很快为他办好了手续并邮寄给他,他在电话里一直在感谢我,说他们这次遇到贵人了,庄稼人无以回报,明年等我们家的核桃熟了我一定给你们带来尝尝。
    不经意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在病房忙碌,一抬眼感觉身边站了个人,我习惯性的说:“你好,我能帮你吗?”看到的是一张黝黑有些熟悉的脸,“哎呀,是你!孩子怎么样?”我脱口而出。是艳的父亲!那个弱小的穷父亲!他依旧有些局促紧张:“给你带来的核桃,去年没有收成,今年的也不好,挑了一些带给你,上次多亏你啊,护士长。”原来艳回去后,报销的医药费让她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但孩子现在已经傻了,大小便都不知道。
    我答应帮他挂号,大概问了一些家里和孩子情况,他起身告辞了。看着又瘦又小的核桃,犹如看见了那个瘦小的艳,泪水浸湿了我的双眼。
    (作者简介:李晓宁,1971年5月出生,神经内科四病区护士长,主管护师,从事神经内科护理、护理管理和护理教学工作20余年。她带领的癫痫护理团队分别于2009-2012连续三年获得医院护理综合质量优胜奖。2006年5月荣获“陕西省优秀护士”荣誉称号,2009年12月荣立三等功一次,2012年被评为院优秀护士长,多次被评为医院优秀医务工作者。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