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医院概况
科室之窗
医院新闻
西京文化
精品工程
人才招聘
阳光治校
后勤保障
就医信息
办公信息
护理天地
图书情报
教学园地
  文化理念
  文化活动
  文化作品
  人文环境
 
 
文化作品感知西京征文
大家风范 无尽追怀——忆我的导师易声禹教授
作者:张健宁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08/3/12 16:49:17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敬爱的导师易声禹教授离开我们已经6年了,每当从他老人家办公室前走过,总觉得他还
在奋笔疾书、伏案工作;导师的音容笑貌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神经外科医师,易教授是我国、我军著名专家。他记忆力过人,
学养深厚,出口成章。无论主持会议或讲学从不需讲稿,讲课绘声绘色,逻辑严密。他曾担任
中华神经外科学会副主任委员,全军神经外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学术地位很高,但他从不
固步自封,学习进取,乐于接受新知识、新技术,可谓虚怀若谷,大家风范。
    易教授手术技巧精湛,我们无不为他快速利落、解剖层次清晰的手术风格所折服,观摩易
教授手术是一种艺术享受。难忘1986年导师为我师兄准备硕士论文答辩的情景,那年夏天
格外炎热,当时办公室也没有空调,在反复听取预答辩时,导师的汗水湿透了衣服,但他一丝
不苟,从汇报论文时的眼神、表情、激光笔指向幻灯片上的位置,到汇报内容的组织、注意事
项等都一一亲手指导、示范。
    导师对于工作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只要他不出差,除了日常工作外,晚上九点及周末早上
必定到病房,巡视全科病人,然后到办公室审稿、写文章、处理各种事务,即使出差在火车、
飞机上也是手不释卷。为了准备重要论文、报奖材料,我曾陪导师多次通宵达旦地工作,第二
天他仍照常上手术,看不出一点疲惫的样子。他常对我说:“人没有累死的,只有闲死的”。
导师过人的精力源自他健康的体魄,他早年曾参加中国远征军赴印度、缅甸抗日作战,中年时
骑自行车从西安到北京长途跋涉,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虽然身材瘦小,但体质、力量过人,
论掰手腕、赛自行车,常使年轻人汗颜。当时抢救外伤病人,多用咬骨钳咬除部分颅骨形成骨
窗,年轻医生双手握钳有时也费力耗时,他却可以单手握钳快速咬开骨窗,我们都敬佩地暗挑
大拇指。
    导师英语水平很高,经常参加国际会议并担任专题会议主席,在国际神经外科界享有很高
声望。在一次国际会议中他据理力争,挫败了主办方制造“两个中国”的图谋,赢得了与会各
国专家的尊重。导师口碑极好,平易近人,记忆力超强,只要他见过一面的人,下次相见一定
能叫出对方的名字,这使得许多同道十分敬佩和仰慕。
    导师曾亲口对我讲过,从他第一次向党组织递交申请书那天起,就一直以共产党员的标准
严格要求自己,并开始每月留出专款作为党费。我曾亲眼见到导师放在办公桌抽屉一角,码放
整整齐齐留作党费的钱币,承载着他对党的忠诚及博大的胸怀,至今仍使我感动不已。199
9年初他被发现左下腹包块,当时有关专家建议立即住院手术治疗,但他为了如期参加当年6
月在韩国汉城召开的亚洲立体定向与功能性神经外科学术大会,等到7月手术时无情的癌魔已
迅速扩散。即便如此,术后2个月还抱病主持了全军神经外科高级讲习班。
    导师驾鹤西归已经六载有余,我们仍深深怀念他老人家。他的人格魅力和德操风范,是我
们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
                   (张健宁)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