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医院概况
科室之窗
医院新闻
西京文化
精品工程
人才招聘
阳光治校
后勤保障
就医信息
办公信息
护理天地
图书情报
教学园地
  文化理念
  文化活动
  文化作品
  人文环境
 
 
文化作品感知西京征文
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追忆我的同事华益慰同志
作者:杨振东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08/3/12 16:47:45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1954年第四军医大学与第五军医大学合并,五医大从南京迁至西安。华益慰及其同班同学就成了第四军医大学五二年级二班的学员。这个班的大部分同学是从北京协和医学院转迁至五医大的,一部分同学觉得自己已在大学几年了,不愿参军,不愿穿军装。当时就被看成思想有问题,甚至被看成“留恋资产阶级生活”而被另眼看待,华益慰是副班长,又是共青团员,就经常和这些同学促膝谈心,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使他们态度慢慢端正,正确对待当时的现实,以后全都穿上军装了。
    华益慰在学生时代就是文娱活动积极分子,他说的山东快书“好汉武二郎”经常搏得全场热烈掌声,他还会说相声、猜谜语,经常在文艺晚会上表演,很受同学们欢迎。
    1959年11月,我与华益慰同志参加了支援西藏平叛医疗队。在医疗队的一年多时间里,他既在艰苦环境和战斗生活中自觉锻炼自己,又为广大指战员作了大量工作,展示了他的才华。我记得那是一个严寒的冬日,医疗队在穿着皮大衣、大头皮鞋和皮帽还觉得冷,吹口气都能使嘴边的胡须结冰,地面积雪一尺多的甘肃省侠东车站下车了。这里不是车站,只是为平叛转运物资的临时兵站。在铁路不远处支了几顶帐篷,大家在一个角落里挤在一起取取暖,吃干粮充饥。到下午才乘车上路了。一路上,因未能休息都有几分睡意,但因途中情况复杂,医疗队领导除指定警戒人员外,还不断提醒大家不要在车上睡着,警惕四周的情况。华益慰在车上就不时地给大家讲个笑话、猜个谜语或说段山东快书什么的,大家就在轻松的笑声中完成了这段路程的行军。
    去过西藏的都知道,沱沱河、五道梁两地是进藏途中气候最恶劣的,不少人到此就出现严重高山反应而过不去。医疗队的同志也有不同程度的高山反应,也有吸氧的。华益慰也有高山反应,但他却若无其事地去搬运医疗队的器械、药箱,帮助队上体弱的同志和女队员卸背包,气喘嘘嘘地忙前忙后。除个别年纪大的同志需休整外,医疗队的同志都过了这道“关”。
   医疗队到达黑河兵站,未来得及休整就分配到11师33团。第二天就随部队进军藏北高原去堵截一股企图向珠穆朗玛峰山口逃出境外的叛匪。部队在气候最恶劣的藏北高原日夜兼程的行军。两三天后,部队进入方圆几十里都几乎看不到一顶帐篷的地方,也无路可让汽车走了。只能改为徒步行军。有时一天就要过几次河、爬几座山,看样子山都不太高,但都在海拔三四千公尺,一到下午就刮大风,高山顶上终年积雪。部队要在半山只有山羊能走的小径上行走。供给养的部队跟不上了,部队就靠背着的干粮和山上积雪充饥。就在此时部队要翻越一座七千米高的大山,山上都是积雪,战士们在一尺多深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夜,终于赶在匪徒的前面,把他们堵在珠峰山口下一举歼灭了。
    这一仗我军战士出现一百多冻伤伤员,一些伤员的脚趾都冻烂了,还有一些受伤的俘虏,送到卫生队驻地时已近半夜了。华益慰和卫生队的医务人员就通宵达旦的处理伤员至第二天下午。顾不上休息,他又带着卫生员去给受伤的俘虏治疗。有些卫生员本来就恨不得将这些俘虏一枪毙了,但出于人道主义和我党优待俘虏政策,只好憋着气去处理他们的伤口,但不时地要把他们整一下,使他们痛得嗷嗷叫。华益慰却很耐心地亲自给一些伤情较重的俘虏处理伤口,受伤的俘虏就朝他竖起大拇指。这批伤员在卫生队治疗了两三天才转到师卫生营的。在这段时间里,华益慰对伤员态度和蔼、工作认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次,华益慰随部队去执行任务,为了迷惑敌人,要求分队人人都要穿藏人的服装,化装成叛匪模样。未料到在和我军某团一分队相遇时被对方误为“逃窜的叛匪”而发生了战斗,对方的火力很强,把他们打得抬不起头,幸好及时地判明了对方的身份而停止了战斗,友军也向我部表示道歉。但战士们还有不小的怨气。华益慰在事后和我说起此事时说:“当时还真悬,再打下去我们真有可能被打死,这真是一次严峻考验和锻练,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次经历”。
    1961年华益慰调至北京军区总医院工作,虽然我们分开了,但他的形象仍常在我的脑海里回荡,每次去北京我都要去看望他。他的一生虽然没有作出轰轰烈烈的大事,但他忠心耿耿为国防卫生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为广大伤病员的生命付出的心血,受到伤病员的爱戴,他已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我就想做一位好医生”。
    华益慰是一位出色的外科医生,却没有及早发现自己的胃癌,在他因病住院的前一天还在给病人做手术。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令人敬佩的同窗好友,我军失去一位全心全意为伤病员服务的好军医。党和国家给予他的崇高荣誉是他的光荣,也是我军的光荣,是我军卫生战线的光荣。
    华益慰同志,我们永远怀念您!
                          (杨振东)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